叹谀

作者:陈四益 来源:读者

  郑公未遇时,每裂眦扼腕作恨声曰:“若有际遇,当尽逐阿谀谄佞之徒!”未几,春闱首捷,出知河阳。初入廨,见堂匾高悬,书“琪树甘棠”,又有联曰:“谋略無双士,文章第一家。”均新椠者。公愠,责从吏曰:“何得有此!”吏曰:“百姓闻公将至,群议作此,亦盛德远播故也。”公愠稍息,曰:“盛名之下,恐其实难副耳。”

  公询地方情形,吏言一逼嫁夺产事甚详。公识之。越明日,果有嫠妇告叔逼嫁夺产者。公以稔知其事,明断之。妇稽颡泣血,衙吏亦阳颂明察。公有德色,怡怡然未觉为谀也。及退衙,群吏复颂公“宵衣旰食,泽被黎民”。当是之时,公但觉浑身通泰,痴痴然不能言矣。

  夫人至,乃大惊,急令以冷水淋头。公凛然而觉,徐曰:“今始知谀之令人销魂也。”

上一篇:成人之路     下一篇: 张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