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画中的病人

作者:林凤生 摘自:读者

  崇尚写实的西方经典绘画特别注重对人物的描绘,人物画和肖像画因此成为绘画中的独立分支。一些世界名画里的人物形象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以至观者在赏画时,不仅能够欣赏画家的精湛画技,还能对画中人物的精神面貌和健康状况产生感性的了解。换一种角度看肖像画

  鲁迅先生说,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我们欣赏绘画时何尝不是如此。以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为例,有人关注她那神秘的微笑,也有人注意到她浮肿的脸庞和肿胀的手指,认为她是怀胎三月的少妇,传统的宽大的孕妇装束更是从侧面佐证了这一判断。有医学家认为,《蒙娜丽莎》的模特是一个“三高”女士,因为这位美女双眼的内眦各有一块小小的凸起,在医学上称为黄斑瘤,或者脂肪粒,这是一种黄色的脂质酸沉积在皮肤下形成的症状。同时,这个医学家在蒙娜丽莎的双手上也发现了一些良性的皮下脂肪瘤的痕迹,由此判断这个模特的胆固醇超标,并认为她是一个饮食不怎么健康的女性。

  达·芬奇画过六七幅美女肖像,几乎每一幅作品里的女子都会有一些这样或者那样的健康问题。他的另一幅肖像画《抱银鼠的女人》,画中穿着时髦的米兰贵族服装、额头系着发带的女子据说是米兰公爵卢多维科·斯福尔萨的情妇。请注意女子抚摸着银鼠的右手,僵硬的手指透露着一种莫名的紧张,根据心理学家弗洛伊德的分析,她应该患有某种焦虑症。

  当然,通过鉴貌辨色、审视外貌来大体了解被观察者的身体状况和所患疾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有丰富的医学专业知识才行。意大利帕勒莫大学病理解剖学教授佛朗哥就是一位喜欢艺术而又有专业知识的教授。

  为探究画中人的疾病,佛朗哥研究了100多件艺术品,包括文艺复兴时期的名画、古埃及的雕塑和近代的一些画作。佛朗哥教授在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的人物肖像画中,发现了画中人患有遗传性结缔组织疾病——马方综合征,从而声名远扬。这幅作品是现存于美国国家美术馆的《年轻人画像》(波提切利作品)。

  《年轻人画像》中头戴红帽的年轻人,他的手指如女子的一般纤细,小手指有一点变形,显然患有某种遗传性疾病。佛朗哥认为,画中人患有“马方综合征”,因为他有着异常消瘦的身材和细长的手指。

  马方综合征又名蜘蛛指(趾)综合征,俗称蜘蛛病,属于一种先天遗传性结缔组织疾病。蒙娜丽莎/达·芬奇抱银鼠的女人/达·芬奇年轻人画像/波提切利伊凡雷帝杀子/列宾日本桥/莫奈用肢体语言反映病情

  除了肖像画,有人物群像的宗教画和风俗画里也常常有病人的形象,當然这时候画家主要通过人物的肢体语言来传递他们的健康信息。尼德兰风俗画兼风景画画家勃鲁盖尔曾画过一幅《圣维塔斯舞蹈病》,画的是当地人正在跳一种“白痴舞”,即模仿舞蹈病患者手舞足蹈的模样(有如我国的醉拳模仿醉汉的姿态)。画中有4个装扮成患者的舞者,他们假装痉挛,被人架着行走,还不停挣扎,使队伍陷入极度混乱,再配以高亢的吹奏乐曲,场面热闹而充满动感。历史学家告诉我们,画中人表演的舞蹈病是一种当时流行的疾病,是以痉挛且不能随意运动为特征的身心失调,患者疯狂的行为影响了中世纪各地区的社会安定。该病由后来的医学家西德纳姆命名。据分析,这种病是由于食用了发霉的黑麦面包中毒引起的,患者发病时肢体痉挛,动作疯狂而乖张。画中留下了画家的健康印记

  倘若画家本人患有某种疾病,观者也可以从他们的画中看出一些端倪。画家年老多病,画技逐步退化是常有的事情,而观者和研究者也可以借此了解画家的身体状况和他的“精气神”。一般来说,影响画家创作的主要疾病有两种:一是视力衰退。年老的画家较少使用蓝色或紫色,就是因为随着年龄增大,眼睛晶状体的黄色加深,眼睛就看不见一般的蓝色与紫色了。俄国画家列宾晚年应博物馆邀请修补他早年的名画《伊凡雷帝杀子》,谁知这幅画被列宾涂得青一块紫一块,不堪入目。原来,他年老之后,眼睛的黄斑发生病变,虹膜色素沉积而变为黄色,眼前仿佛隔着一块黄玻璃,造成辨色失误。这就使得原来该用红色、橙色的地方,却被他涂上了蓝色和紫色,把画弄糟了。

  莫奈82岁时画《日本桥》,原来就有白内障的他由于晶状体黄色沉积又患上了黄视症,看到的一切都泛黄色,在画中可见一斑。他哀伤地说:“红色对我来说像泥巴,橙色太淡,许多颜色都离我而去。”画中出现的少许紫蓝色,据记载是他凭颜料锡管上的标签来辨认的,因为此时的莫奈已经分不清颜色了。

  影响绘画的第二种疾病显然是大脑受到损伤,如脑外伤、癫痫病和阿尔茨海默病等等。凡·高将天穹上的星体画得异常明亮,还加上不规则的弧线衬托,这是因为他的癫痫病让他产生了幻觉——星体竟如此辉煌。

  事实上,在治疗精神疾病时,利用病人的手绘图研究各种类型的失认症和记忆缺失症的方法早已施行,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就像一名学者说的,艺术是一扇窗口,在人类健康这个意义上来说,它能够展现当下的特征、记录历史的真相,甚至能够治愈特定的病症。而反过来,健康和疾病对于艺术又何尝不是丰富和升华。

上一篇:枕头     下一篇: 生命里最纯粹的东西在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