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狮”的真相

作者:张嵚 摘自:读者

  在近代那段落后挨打到绝望的岁月里,法国英雄拿破仑对中国的一句“点赞”,曾给多少迷茫中的仁人志士打了剂强心针。没错,就是那句“中国是熟睡的雄狮”。流传最广的一个版本,今天依然耳熟能详:“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一旦觉醒将会震惊世界。”

  但是,也有人不停质疑:拿破仑真说过这话?要知道,一生纵横欧洲大陆的拿破仑,与同时代中国清王朝的交集,可以说为零。待到轰开中国国门的鸦片战争开打时,拿破仑已过世近20年。他又怎么心血来潮,对着陌生的中国发出一段“睡狮”的点评?

  其实,这段把中国比喻为狮子的名言,虽说有误传,但拿破仑确实也有此话。至于他为何有此感叹,那要从当时清朝一桩丢人事说起:阿美士德访华事件。阿美士德的遭遇

  清朝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七月,英国外交官威廉·皮特·阿美士德率领的使团抵达广州,开始了一场对英国来说意义重大的出访。

  当时的英国,工业革命正如火如荼,对广阔的海外市场更是红着眼睛盼望,自然紧紧盯上了地大物博的清王朝。偏偏此时的清朝,闭关锁国到登峰造极,除了广州一处口岸,其他沿海港口全像被钢铁封紧了一般,英国人想尽办法也进不来。虽说之前几十年里,英国也曾派出使团,与清政府交涉通商事宜,甚至开出诸多双赢的条件,但清朝硬是两眼一闭,摆手就把人家轰出门去。

  于是,又有了阿美士德一行人,带着同样的任务造访。

  比起之前的几次出访,在中国史料里着墨不多的“阿美士德使团”,却有着更强大的阵容:其副使小斯当东,曾随父亲在乾隆年间访华,还深受乾隆皇帝赏识,后来终于锤炼成了中国通。另外,使团成员马里逊,更是享誉英国的著名汉学家。也就是说,当清朝一如既往,对英国使团两眼一抹黑时,曾以仰视目光看待中国的英国使团,这次却多了不一样的视角。

  他们追求的,已经不是简单的“通商”,而是要通过这次外交接触,摸清清王朝这个庞大帝國的虚实——“双赢”的通商既然谈不妥,武力威胁的把握有多大?

  带着这个目的,阿美士德一行从抵达广州起,就极力留意观察清朝的一切。由于他们是走海路,从广州一路到天津,所以看够了清王朝的海防力量,把那些沿海用着古老大炮的炮台、海面上晃荡的破船,几乎看了个门儿清。自称“天朝”的大清,国防竟如此虚弱?

  抵达天津后,清朝官员为了“合乎礼仪”,依然要阿美士德练“三叩九拜”大礼,经过双方妥协后,改成了阿美士德“单膝下跪低头三次,并重复动作三次”。谁知眼看就要觐见嘉庆帝,却又有清朝官员捣乱,把阿美士德一行添油加醋地骂了一通,果然惹得嘉庆帝龙颜大怒,竟见也不见了,直接轰了出去。

  余怒未消的嘉庆帝又给英国国王下了个“圣旨”,大意是好好在你的英国待着,没事别派人来烦朕。

  于是,经过这一番折腾,阿美士德一行连嘉庆帝的面都没见着,就垂头丧气地回了家。但他们的收获,却是盆满钵满:他们不但看透了清朝脆弱的国防战备水平,更看清了清朝满朝文武的昏聩,甚至还仔细测绘了中国沿海港口的水道。20多年后的鸦片战争里,英国侵略军正是按照阿美士德使团绘制的图纸,轻松攻克了清王朝的沿海炮台。

  而23年后,当英国国会表决对华战争时,也正是使团副使小斯当东现身说法,口水横飞地介绍了清王朝真正的实力,促成英国国会通过了开战决议——鸦片战争的惨烈,丧权辱国的悲哀,都在这桩事里埋下了种子。

  而同样重要的影响是在返程途中,阿美士德的使团路过圣赫勒拿岛,见到了那位被囚禁在岛上的昔日法国皇帝,近代欧洲传奇英雄——拿破仑。“中国是狮子”的真相

  《阿美士德使团出使中国日志》等资料记载,与拿破仑会面后,阿美士德详细讲述了自己在中国看到的一切,并且热切地表示,一旦中英开战,英国将轻松取得胜利。阿美士德得意地说:“他们(清政府)只是表面强大,是泥做的巨人。”

  但阿美士德没有想到,对这爆棚的自信,拿破仑竟坚决不同意。在身经百战的拿破仑看来,进攻土地辽阔、人口众多的清王朝,将冒极大的风险。哪怕清王朝的军事技术和装备严重落后,但只要他们决定抵抗,他们就会“从法国和美国找来工匠和造船师,甚至去伦敦找。他们会建成一支舰队,然后或早或晚,打败你们”。

  当然,对拿破仑的这番忠告,亲眼看过清政府虚弱的阿美士德,自然是不会听的。然后,就有了拿破仑的一句自言自语:“中国并不脆弱,他只不过是一只睡眠中的狮子。”

  是的,这就是拿破仑“点赞”中国的出处。他承认了中国是一只睡眠中的狮子,但是,诸如“一旦觉醒将会震惊世界”之类的话,拿破仑确实没说过。

  那么,在这个近代中国即将挨打的前夜,拿破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以对话者的关系来说,作为昔日法国皇帝的拿破仑,当然不愿意看到英国轻易征服中国。哪怕阿美士德已经列出了详细的所见所闻,证明此时清王朝的昏聩落后,拿破仑依然要用这样一句自语,来表达自己的立场。这番“点赞”,并非来自他对于中国的好感,而是出于对死敌英国的嘲讽。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对拿破仑这一代人来说,对中国的了解,几乎来自少年时代的耳濡目染。因为之前的18世纪,正是被称为“中国热”的时代。

  在18世纪的大多数时间里,中国文明对于当时的西方社会来说,都是一种灿烂的存在。中国的瓷器和丝绸,是西方上流社会的宝贝。甚至西方贵族的宫廷礼服,都有着大量的中国元素。“四书五经”早已被翻译成拉丁文,对西方的保守思想产生了剧烈的冲击。伏尔泰、魁奈等西方思想巨匠,更一度是忠实的中国粉丝。法国曾经以各种方式,将造纸、制墨、制瓷、农具等56种中国技术引进欧洲,直接造就了近代西方生产技术的井喷……那个时代,是一个中国文化以其独特魅力,强力助推西方前进的时代。法国学者比诺感慨说:“当人们翻阅18世纪法国思想家、经济学家撰写的作品、游记或报刊文章时,会惊讶地发现中国的名字是如此频繁地出现,激起了那么多的赞誉之词。”

  以这样的经历,拿破仑说出对中国的这番感慨,其实也是水到渠成。比起多少近代国人因为这番话得到的激励来,那些曾对世界文明做出重要贡献的中国文化,那些曾经薪火相传却又陷入迷失的发展历程,甚至在这番对话前,阿美士德一行耳濡目染的清王朝“虚实”,对今天来说,才更有警示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