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林新语

作者:周维强 摘自:《光明日报》2019年8月16日

  20世纪50年代中期,南京一所学院举办文科科研讨论会,有篇探讨最早见于《玉台新咏》的《古诗为焦仲卿妻作》的文章。作者上台做报告,通过对该篇几个语词的考辨,认定作品时代不能早于“六朝”。胡小石先生在座。胡先生年老耳背,话没听清,经身边助手相告,立即缓缓站了起来,斩钉截铁说了两个字:“不对!”他当场朗朗背诵了几篇西汉碑文片段,文章所考几个语词赫然在焉。多余的话一句未说,就坐了回去。夏承焘先生说治学,也嘱学生慎写文章,“说有容易说无难”。

  王力先生寫文稿和讲义常用毛笔小楷,很少涂改。客人来了就到客厅接待,客人一走立刻坐回书桌前继续写,思维竟没有中断。

  阴法鲁在西南联大以《词与唐宋大曲的关系》作为研究生毕业论文,毕业后即任西南联大文学院中国文学系唯一的“研究助教”,而不是单纯的“助教”。据说阴法鲁懂的这门学问,别人不会,系里也不安排这样的课,让谁当助教也不行,于是只好自行研究了。

  (刘振摘自《光明日报》2019年8月16日,刘春杰图)

上一篇:提香色是一种什么色     下一篇: 沉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