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旧与怀旧

作者:吴冠中 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吴冠中散文精选》一书

  喜新厌旧,人之常情。活人如活水,不断流向未知,一路风景各异。

  天天居家过日子,厌了,于是想旅游。乡下人要逛大都市,城里人想寻僻静山村,大家都喜新厌旧。动物习惯于自己的生活环境,非无奈不肯搬迁,喜新厌旧的是人,是情。情是水,永不停留,且多变,“水性杨花”是对情之多变者的贬语,然而易变却是情之本质。人们不重视对情之培养、修剪、施肥,一味要求情之恒固,则如想堵住流水的前进,违反了情之发展的必然规律。

  当我在山野写生,一步步前行寻找新境,吸引我的永远是新貌,新的神秘。神秘一朝被洞悉,日久生厌,便又竭力探索別样的神秘。人的一生就这样为求新而耗尽精力,最终都留下看不到明天的遗憾。

  都说老年人爱怀旧。失意之人怀旧,得意之人也怀旧,绝大多数人对自己走过的路是怀念的,荆棘之路或鲜花之道虽已逝去,但都留下永远的怀念。并非只有老年人才怀旧,怀旧有时会成为流行风尚。昨日古装戏流行,今日唐装又成了时髦,人们怀旧,实则是寻找新鲜。因为当天天过的现实生活不新鲜了,又创造不出新鲜时,便将远去的古老充作新颖。

  怀旧与厌旧其实是一回事,怀旧是由于厌现实之旧。

  毕竟,厌旧是创造的动力。

  (陈梦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吴冠中散文精选》一书,吴冠中图)

上一篇:生命的观感     下一篇: 决心